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一百二十三章 生气气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小月儿蹲在床边,下巴抵在上面, 静静地看着允澄睡颜,小孩好像都差不多, 睡觉的时候脸贴着床,小嘴噘着, 小手握着拳头。楚尧也跟着小月儿蹲在一旁,小月儿看妹妹, 他看小月儿。 就在这时,允澄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两下, 显然是要醒了,小月儿将手指递了过去。 允澄本能地握住了小月儿的手,然后睁开眼睛, 小嘴瘪了瘪然后“哇”地哭了出来。 小月儿拿过枕边的毯子将她围了起来:“允澄, 还记不记得哥哥。’ 允澄哭了几声后就不哭了,水汪 王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小月儿。 小月儿看向身边的宫人:“拿棉斗篷来。”宫人会意走了下去,楚尧看着小月儿, 他越懂事,他就越心疼。

    “月儿,爹爹很爱你,你若是受了委屈, 一定要告诉爹爹。”楚尧说着走到小月儿身边, 他还这么小,就这么听话懂事,显然比同龄人成熟许多。小月儿抱着允澄, 抬起头笑着看楚尧: 楚尧听着小月儿的话,心里别提多酸了, 这孩子从小被折腾来折腾去, 还险些丢了性命,他若是闹, 他和周锦宸心里还好受些,偏偏他是个乖巧懂事的。像听懂了似的, 照着小月儿的脸就是一口,幸好她长得慢, 只有两颗牙。

    “小坏蛋,咬哥哥吗?” 小月儿笑着用鼻子在允澄的脖颈处蹭了蹭。 允澄“咯咯”笑着,开心的不得了, 小手跟着挥舞着。 小月儿是真的喜欢,若是不喜,他不会强求自己: 爹爹,你抱着小区我们去找父亲吧。” 楚尧向偏殿走去,周修也醒了有一会了, 正坐在床上跟奶娘玩。

    “来,爹爹带你去看哥哥。” 楚尧将周修抱了起来,给他戴上帽子还有棉斗篷。 周修下巴抵在楚尧肩膀上。

    令瑶有些倦了,于是离开中德宫去国库休息了, 毕竟哪里都她带出来的孩子, 交流起来可要比宫里的侍卫省事多了。背着手站在台阶上, 见小月儿抱着允澄向他走来,他最近上扬, 这个大儿子,永远是他的骄傲。小月儿将允澄给第周锦宸:“父亲, 我这次回来,要多住几日,但习武不能停, 你得教我。周锦宸单手抱着允澄, 一手摸了摸小月儿的头:“回来就好好休息, 练武也不急在这一时,别练伤了。”周锦宸的语气温柔了下来。小月儿摇了摇头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 就一定要走下去,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怎么能行。

    “行,我每日叫你。”周锦宸低头看着小月儿。楚尧抱着周修,有些气喘吁吁, 他身体本来就虚,周修穿的又多不好抱。

    “让这个小胖子快点减肥。” 楚尧说着进了大厅,坐了下来。 修看着周锦宸然后伸出了小手,意思是让他抱。但是允澄紧紧搂着周锦宸的脖颈不肯松开, 没过多久,两个小孩同时哭了起来。 小月儿走到周修身边,伸出手将他抱了起来: “哥哥带你去玩,好不好?” 周修指着外面“啊”了两声, 允澄看着他们出去玩了,也要跟着出去。 于是一家子又都走了出去, 一起在外面堆着雪人。 楚尧玩的比孩子还开心,冻手了就唔一唔, 然后接着玩。 小月儿站在一旁给允澄暖着手, 眼中满是笑意,爹爹这性子, 怕是世间难寻了。

    “爹爹,若是冻手,就来唔唔,别冻坏了。” 小月儿说着晃了晃手里的暖炉道。 楚尧鼻子冻得发红, 手里拿着一团雪往雪人身上堆:“不冷, 我若说冷,你父亲就不让我玩了。”周锦宸叹了口气,怕他冻着,不是为他好吗...结果不出所料,到了晚上,孩子们都好好的, 楚尧却躺下了,染了风寒脸蛋红扑扑的, 时不时还要擦鼻子。周锦宸坐在床边拿着药碗:“乖,先把药喝了, 然后睡一觉就好了。” 楚尧不愿意,风寒的药特别苦,喝完胃就会难受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让小月儿过来喂你?” 周锦宸说着就要站起身。 楚尧忙拦着周锦宸,他怎么说也是当爹的人了, 让儿子哄着喝药还得了。 他将药喝下去后,吻住了周锦宸的唇, 夫夫有难同当,这个“苦”他不能一个人受着。 着呢,就听到了小月儿的说话声, 楚尧毫不犹豫,直接将周锦宸推开。 周锦宸无奈将药碗放在桌子上然后给小月儿开门。小月儿抱着枕头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 然后往寝殿里跑。 楚尧高兴的不得了, 忙打开被子让小月儿进被窝, 小时候嫌弃他睡觉不老实,现在想搂都楼不到了 。小月儿躺在最里面,他没小时候那么胖乎, 所以占不了多大的地方。 周锦宸睡在最外面:“你爹爹感冒, 你别对着他。” 小月儿对着墙:“有点不好意思。”楚尧在他腰处抓了抓痒痒肉,屁大点的孩子, 还知道不好意思。 小月儿笑个不停,闹了一阵后, 楚尧实在太难受了,就睡着了。 小月儿给楚尧掖了掖被子,然后小声道: “爹爹,师父跟我说她要出去一两天, 我想跟着去正好历练历练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的事,少干,让你爹爹知道会不开心。” 周锦宸有些无奈,这孩子站起来才到他腰, 结果张嘴闭嘴就是杀人历练...这要是让楚尧知道,还不得跟他拼命啊。小月儿笑了笑:“早晚要接受这一事实。”周锦宸没有回答,只是给小月儿盖了盖被子, 他与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