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376章武田高坂话信浓 第(2/3)分页

 倒是玲奈不愿意离开,手脚并用推开自己的亲妈,武田信玄笑着把她拧成一团。小孩子的身体像面团一般柔软,一时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一边逗着孩子,武田信玄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都办妥了吗?”

    高坂昌信听她说起正事,顿时严肃起来,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都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武田信玄把高坂昌信派往北信,主要是要让这亲信处理三件事务。

    其一,收拾东信众擅自动员,威胁西上野之地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其二,安抚因为失去了善光寺平的廉价物资,生活成本变高而出现不满情绪的信浓众。

    其三,从北信派遣特使去越后,希望能与越后一方展开谈判,打破双方逐渐疏离敌对的僵局。

    高坂昌信也确实没有辜负武田信玄的信任,把三件事都办好了,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君,东信众的事已经查清楚了,是盐田城的穴山安治自作主张,动员了东信众。”

    武田信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她一个人,能有这胆子?”

    高坂昌信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嘴很硬,一个人抗下了所有。但我听说她与真田家的继承人真田幸之来往甚密,这次犯错可能与两真田分家有关。”

    武田信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田家就没一个简单的家伙,两真田分家?这只怕是真田幸隆临死之前的最后一计吧。

    穴山安治这个蠢货,我让她去东信盐田城,就是监督东信北信的当地武家,不让人闹出事来。

    她倒好,自己被人当枪使了,真是愚蠢至极。”

    高坂昌信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穴山安治毕竟年轻,她在盐田城苦熬了数年,眼看着甲斐众东征西讨,自己却无寸功可立,亦是心头抑郁,所以才会被人煽动利用。

    其人做法虽然愚蠢,但也算是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武田信玄瞅了高坂昌信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“情有可原?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?

    蠢货就是蠢货,她死到临头还想着包庇真田幸之,自己抗下了所有责任。

    都被人给卖了,还想着帮人遮掩。这等蠢货,留之何用?”

    见武田信玄语气中隐隐透出杀意,高坂昌信心头一惊,劝道。

    “主君,穴山安治可是穴山信君的侄女,如何处置她,还请您慎重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按道理说,像穴山安治这种派往地方的监督人员,竟然擅起边衅,肯定是砍了脑袋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可穴山家在武田家中的地位不一样,说是一门众,其实是半独立势力。

    穴山家的领地贴着骏河国,在武田家的骏河侵攻中出力甚大,穴山信君也被武田信玄委以重任,现在骏河国内镇压场子。

    穴山安治死不死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。但如果引起穴山信君的不满,有碍于家中团结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武田家崛起的甲斐国,石高不过二十余万。武田信玄才华横溢,带领甲斐众一蛇吞象,拿下了信浓国与骏河国,内部已然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甲斐众以征服者自居,信浓众人多势众,骏河众富庶自傲,武田信玄一直在尽力维持三方之间的平衡。

    身为甲斐武家的穴山安治,被派去盐田城监督信浓众中的东信众,结果却被东信众的真田幸之狠狠坑了一把。

    如果她因此掉了脑袋,穴山信君会怎么想?甲斐众会怎么想?被征服者阴到征服者头上来了,岂有此理!

    穴山信君自己就在骏河国坐镇,她若是不忿,从骏河众身上找补回来,武田信玄也得头疼。

    高坂昌信不是为穴山安治说话,她是为武田信玄考虑,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家中和睦。

    武田信玄摇摇头,如今的她似乎也没有了当年的锐志,一腔热血在生下玲奈之后平缓,像是变成了一个围着孩子转的无能女人。

    她叹道。

    “让她自己出奔,别污了我的刀,我以后都不希望再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武田信玄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信浓的情况怎么样?

    善光寺平的廉价物资断了之后,信浓已经发生了数次一揆,当地的生活真困难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

    高坂昌信听她说起这事,面露忧虑。

    “主君,据我所知,信浓当地日常生活所需的布匹,食盐,油料等等物资,价格至少涨了一倍有余。”

    武田信玄眯起眼睛,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高坂昌信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津多殿与您达成协议,直江津会专门运输一批廉价物资到善光寺平,售价低于市场价三成。

    还有答应给我家的免费食盐,更是平抑物价最重要的物资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直江津的市场已经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