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374章讲不过就不讲理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义银听得咋舌,大藏长安也是个狠人呀。www.shishuxuan.com

    她的三份职务,不提身份位置高不高,权利都很大。她为了报复大熊朝秀,竟自请卸任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这下子,义银都不好说她假公济私,只能说她是大公无私了。

    大藏长安可不像义银想得那么狠绝,放弃两份权利是很让人心疼,但她却清楚自己到了必须做出取舍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的三份职务,武家义理促进会是最有前途的,做得好是前途无量,能给后人留下三五代的福泽。

    而另外两份职务,已经渐渐成了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奉行所内,大熊朝秀的势力越来越大,大藏长安别说制衡监督她,这次都被她坑得一头包,气得跳脚又没办法。

    既然拦不住,干脆送出去。

    主君不是说了嘛,大熊朝秀不是一家独大,所以没有问题。那大藏长安就送她个一家独大,看主君还觉得有没有问题!

    而检地奉行这职务太得罪人。

    大藏长安把摸透的土地人口名册往常任理事会一交,以后大家为津多殿奉公,谁真出力,谁在敷衍,是一目了然,可以赏罚有度。

    常任理事会肯定爽了,那些好占便宜不吃亏的地方武家又不敢埋怨中枢,吃软怕硬的她们一定会把怨气撒在小小的检地奉行身上。

    趁现在矛盾还没出现,大藏长安赶紧跑路,不然日后是要当夹心饼干的。最惨就是君上吩咐再来一次检地,那不得把人都得罪死了?

    赚到资历的大藏长安今日也是借机脱身,以后随便谁倒霉,血别溅到她身上就行。

    所以在义银看来很重要的两份权利,大藏长安可以毫不犹豫的请辞,还要顺手砸一把大熊朝秀。

    这就让君上不至于怀疑大藏长安离职的真正原因,只以为是两人之间的私人矛盾。

    义银也的确被大藏长安的操作给迷惑住了,他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醉心于公益事业,我也不好冷了你的一腔赤诚,那你就专心做好武家义理促进会的执事吧。

    检地奉行的完善法度,检地监察之职,可以上交给常务理事会,由理事会进一步完善制度,推进关东侍所的发展。

    至于直江津关所负责人,奉行所副官,要不让伊奈忠次去试试?”

    义银虽然知道大藏长安是在给大熊朝秀上眼药,但他也不会真把整个奉行所丢给大熊朝秀负责,让她独霸权柄,变得势大难治。

    利用外来的奉行团体,制衡大熊朝秀这些越后本地奉行,是义银一贯的方针。

    关东关西矛盾深刻,有外来派在奉行所看场子,大熊朝秀为首的本地派就得时刻提心吊胆,不敢随便乱来。

    如今石田三成离开,大藏长安卸任,义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让伊奈忠次继任副官,维持外来派监督本地派的老办法。

    可大藏长安却是摇摇头,慎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上,伊奈忠次精于水利,却不善公务往来。她若是上位,只怕无法很好的履行职责,反而可能要摊上监督不利的麻烦。筆趣庫

    而且,她现在一边负责越后平原水利工程,一边要规划利根川中下游改道工程,实在是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义银一愣,无奈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藏长安说得对,把技术人才派去搞政工,那是要害死人的。

    本地派可不是善男信女,以前不搞伊奈忠次,是因为她不在那个矛盾尖锐的对立面上。一旦她上位副官,必然逃不脱政斗的漩涡。

    石田三成与大藏长安能在奉行所玩得转,伊奈忠次却未必可以。

    如果不小心被人泼上了污水,不但寒了她的忠君勤恳之心,义银以后想再继续重用名誉有瑕的她做事,也会不方便。

    况且她现在负责的工程,一个事关义银与越后武家的利益联合,一个事关关东侍所对关八州的渗透,都是最要紧的事务。

    义银如果这时候给她另外加担子,那不是在提拔她重用她,而是有可能害死她呀。

    看了眼一脸诚恳的大藏长安,义银知道自己的想法都在她的计算之内,搞不好这次真

    被她得逞,大熊朝秀要摔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义银叹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大藏长安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君上,我听说斯波忠基金出了贪墨大案,如今已经加强管理,由同心秘书处负责监督事务,定期派人审计。”

    义银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大藏长安笑道。

    “君上的智慧,臣下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北陆道商路连通近幾关东,由斯波忠基金从中谋利,分润给三地斯波领,以加强三地的联系。

    各地斯波家臣团从此必然同心同德,紧密团结在君上身边,为斯波家奋战到底。

    斯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