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9章 梅桓(十) 第(1/5)分页

    铜门关的夏日实在炎热, 白花花的日头炙烤,热的人脑仁疼。所幸,这里没有南方那么多的水汽, 只是单纯晒得慌,并没有置身蒸笼的闷热。

    从死城回来之后,梅桓已经修养了两个月, 胸口的伤总算养好。

    他是个坐不住的性子,总想着出去看看,也惦记着青虎帮的那群人。现在周礼打理着那边,也不知道那群散漫惯了的沙匪,会不会听从一个读书人话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娘不会让你出去的。”宋锦瑶走进院子, 怀里抱着一颗西瓜。

    梅桓干脆又坐回檐下的竹椅上,脸色不觉柔和下来:“我觉得这样下去,自己会被养成废人。”

    还记得刚被救回铜门关时, 他已经没了知觉。每日躺在马车上,身旁是宋锦瑶一直拉着他的手,唤他的名字, 告诉他快到家了。

    无尽的黑暗中, 梅桓是想过放弃的,已经多活了十年, 或许可以真的放开,去找父母兄长地下团聚。

    可就是那女子一声声的呼唤,一次又一次把他从黄泉路上叫回来。

    后来,梅桓想明白,他愿意回来是因为不想见她伤心哭泣。她陪他跑遍了整座大漠,不离不弃, 他又怎能让她伤心?

    为了等他回头,她早前在不少地方都安置了人,因此他才得以被紧急救治,保住这条命。

    一句话,没有宋锦瑶,便没有他梅桓。

    “大哥刚从外面带回来的,娘体弱不敢吃凉,就便宜你了。”宋锦瑶将西瓜放在桌上,摸出匕首直接开成两半,手法利索。

    西瓜正好熟透,红红的瓜瓤饱含汁水,散发出淡淡的果香。

    梅桓身子坐正,看去垂首切瓜的宋锦瑶。

    女子性子爽朗,说话做事直接,分明是一副江南女子的婉约面容,偏偏有时候比谁都固执,凶起来更是会直接上手。

    要是她安静的时候,又让人觉的那样美好,愿意付出一切守护她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不认识你阿姐了?”宋锦瑶抬脸就瞪了一眼,随后刀子当啷一声扔在桌上。

    梅桓收回视线,暗笑一声,果然宋锦瑶的娇美只是表面:“我看大哥最近都在忙,特别挑出一支队伍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锦瑶坐去对面美人靠,低头用帕子擦手:“可能明年会去一趟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南方?”梅桓念着两个字,“宋家军一直驻守西北,是干旱之地,为何要去南方?”

    宋锦瑶抬头,微风吹开额前的发,露出饱满的额头:“听说晏帝有意将运河南扩,会派一名官员前去督办,大哥作为武将便帮着辅助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?”梅桓点头。

    尽管对南盛皇家依旧怨恨,但是梅桓心里明白,晏帝算起来也是一位明君,比之前的惠帝强出许多,至少关心民生。

    让宋越泽去南方,多是两方面的考虑。一来是晏帝极其信任宋家,二来那要派去的官员想必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这瓜不错,”梅桓探过身去,瞅着桌上的一块块西瓜,“让我看看哪一块是最甜的?”

    宋锦瑶笑出声来,眉眼弯弯:“你以为是挑美人呢?这瓜分明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能看出来的。”梅桓从中拿起一块瓜,托在自己掌心,“这块最好,整片瓜心在上面,必是最甜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宋锦瑶身子前倾凑过去看,结果那块瓜送到了她眼前。

    光线明亮,那瓜的红色实在好看,颗颗黑子分明。像是红玛瑙,又像父亲送给母亲的红珊瑚串子。

    梅桓双手送瓜,嘴角微微笑着:“最好的当然要给你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先是一愣,被少年眼中清澈的光吸引,随后伸手过去接过:“孩子大了就是懂事,真乖。”

    “真乖?”梅桓笑意一僵,不觉后牙根一咬,“我早就不是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院门吱呀一声响,一个纤瘦身影进到院子里,一步步的像芙蕖轻摇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宋夫人,脸上惯常的温柔:“阿桓少吃两块,瓜的凉性大容易坏肚子。”

    梅桓赶紧起身迎到院中:“娘总是太仔细,怕是把我当成娇弱姑娘养了?”

    “滑头。”宋夫人被逗笑,转而走进檐下,也在桌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围在桌前,宋夫人看着两个孩子,脸上甚是欣慰。到底表姐的孩子,她给保住了。

    梅桓让人冲了温茶给宋夫人,“阿姐说大哥明年可能回去南方?”

    “还没定下,就是宫里传了话过来,说是先准备着。”宋夫人抿了口茶,随后笑着看看宋锦瑶,“明年呐,还有一件大事,到时候咱全家都要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脸上笑意淡了,对于手里的瓜也没了吃的兴致:“所以圣上都不问人愿不愿意,就轻易定下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别乱说,赐婚那是……”宋夫人放下茶盏,声音轻了些许,“到底是对咱宋家的恩宠。”

    一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