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9章 梅桓(十) 第(2/5)分页

旁,梅桓有些猜不透,眼睛看去宋锦瑶:“什么赐婚?”

    宋夫人笑笑,接过话来:“去年冬,圣上为阿瑶指了一门亲事,是京城定国公府林家的世子。你们爹说这事不好再拖,决定明年回京一趟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梅桓只觉得脑中懵木,久久没转过来。

    赐婚,是说宋锦瑶已经定了人家,明年回京成嫁人?

    “这是喜事。”梅桓嘴唇蠕动两下,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凉,像当日被黑蛇咬上那般,每一处都难受,偏又无法可解。

    边上的母女俩还在继续说着,看着她们嘴巴一张一合,可是话语完全听不见。

    他像被冰封在了这一处,无法动弹,虽然外面是一年中最热的七月……

    边城的夜晚很宁静,不同于拥挤的京城,这里有最空阔的夜空,仿佛一伸手就能从天幕中摘下一颗金星。

    宋衡从军营中回来,高大的身躯往太师椅上一坐,一双浓眉皱起:“出关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梅桓站在桌案前,清瘦的少年身姿笔直,“我的伤已经养好,想回去处理青虎帮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先前不是说好了?先摸查他们的出身,军师亲自过去,以后会安置他们,你有什么可担心?”宋衡手指敲着桌子,烦躁的看着一桌文书。

    他是武将,纵横疆场他拿手,可是处理这些文书就很头疼,关键他把自己的军师赶去了青虎帮。

    梅桓也不急,捞起一本文书便打开来看:“其实就像爹您一样,带着自己的宋家军,熟悉他们的秉性。同样,我也熟悉青虎帮。不是怀疑军师的能力,只是有些人骨子里肯定抗拒。”

    想想那些散漫惯了的沙匪,一时之间肯否听从招安管理?总有人会心存疑虑,怕被官兵诓骗。离了大漠,他们可不就是待宰羔羊。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,梅桓之前也有过,对南盛的各种不信任。

    宋衡平时看着是粗粗拉拉的糙汉子,但是有些事情上很细心,也能听进话去,当下觉得梅桓说的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再想想,你知道夫人她那边不想让你再离开。”宋衡身子往后一倚,毕竟自己夫人的脾气他知道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江南女子婉约温顺,可是有时候实在倔强,他那女儿也随了这点儿。

    梅桓垂眸看着文书,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宋衡瞅着梅桓,两年多不见,孩子早就长大,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郎。除了心中有一种莫名自豪感,还有隐隐的遗憾。

    想着晋安候夫妇惨死,至今背着谋逆的污名。这些年来,宋衡不是没查过,可是每次到了底就是写无名小卒,根本挖不倒最深处的幕后之手。

    “爹,大哥去南方能不能带上我?”梅桓问。

    “去南方?”宋衡双手搭上椅扶手,奇怪的看着梅桓,“怎么觉得你不想留在这个家,不是去青虎帮,就是南下?”

    梅桓将文书放下,步子往后一退:“爹不是讲过,男儿该多出去历练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?”宋衡心里一苦,这话当年梅桓离开铜门关时他的确说过,可是后来宋夫人死活让他把梅桓找回来。

    因此这种话宋衡往后再不敢说。

    一提南下,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,目光也就从梅桓身上移开,看着桌上的一封信,来自京城的中书侍郎娄诏。

    那座荒废多年的晋安候府一直被人说是不祥之地,居然真的有人愿意搬进去,还是晏帝宠信的娄侍郎。

    “还不急,皇上也没定下,只是送个信儿来。”宋衡收起思绪道了声。

    梅桓点头,看着那本文书:“中书侍郎,他要查长生药?在关外听我的先生提过他,说是多少年难得一遇的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宋衡探身将那文书捡起,捏在手里,“刚及弱冠便已是二品大员,你见着哪个能做到?不过文官自来和咱武将不对付,咱们在外面拼杀守国门,他们在朝堂上吵成一锅粥。”

    宋衡不屑的冷哼一声,嘴里顺带送出一句“一群草包。”

    梅桓压下笑意,又道:“少不了他们的,筹谋国家,造福民生,各项精细营生必得他们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大哥的亲事已经定下,阿瑶也会明年进京议亲。你娘的意思,想给你寻一门亲事,咱也不急着成亲,就先定下。”宋衡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梅桓看着投在地上的影子,脑海中闪现出宋锦瑶的笑脸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会成家娶亲,而且他也不信会有女子比自己的阿姐更好。

    从宋衡的书房出来,门刚关紧,就听见里面一声长叹,抱怨着那些文书烦死人。

    梅桓一笑,这个家里所有人都那么好,看着他们过得好也就知足,有些事情藏在心里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前面小径上有人走来,梅桓赶紧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阿桓!”黑暗中传来女子清澈的声音。

    很快,宋锦瑶从后面追上来,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