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5章 梅桓(六) 第(2/3)分页

丢也不太可能,那只海东青盘旋了一整日,从沙丘的哪个地方也能看得见。

    “先去找些吃的。”梅桓从沙丘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站稳后,伸出手想接住宋锦瑶。后者身姿灵巧,脚尖踩着风化的凸起,三两下落到地上,梅桓扶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荒原上寻找食物,不过就是些野兔之类。要找到猎物,对梅桓来说并不难。

    他善射,即便是黑暗中也极少失手,一会儿工夫就打到了两只野兔。

    “阿桓,”宋锦瑶一把拉住前行的梅桓,看去远处时隐时现的篝火堆,“既然如此,何不直接将他除去?”

    梅桓一手握弓,蹲下去捡地上的兔子,闻言动作一顿:“除去?”

    宋锦瑶点头,说出这些时手瞬间变凉,娇嫩的脸颊起了一层细密冷疙瘩:“晚上,那只鹰隼无法给他的人作指引,他们找不到这儿。就是不知他本身身手如何,你我联手胜算几何?”

    “阿姐,你先……呃。”梅桓话没说完,手腕一疼,紧接着手中东西落地,人已瘫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桓!”宋锦瑶惊呼一声,连忙伸手去扶。

    正见着地上一条黑影游走而过,嘶嘶吐着舌头钻进杂草丛中。

    是一条沙漠黑蛇。

    宋锦瑶忙蹲下,三两下扒下梅桓的护腕,利索的撕开自己围巾,扯了一块布条用力绑在梅桓的小臂上。

    “阿姐……”梅桓才唤出口,就见宋锦瑶垂下头去,双唇吮上他的手腕,吸着里面的蛇毒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平时凶巴巴的女子此刻全是焦急,他甚至能听见她喉咙中隐藏的啜泣。她担心他,在害怕。

    梅桓眼睛有些发热,动了动嘴唇:“你会中毒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宋锦瑶凶了一声,随后继续吸吮着他手腕上的伤口,直到她的嘴唇发麻。

    轻微脚步声传来,前方不远站着一个人影,身姿修长,宽大的黑袍被风刮着猎猎作响,是刁三爷。

    他手里捏着一块生肉,指尖一抬就被海东青衔了去,尖利的鸟喙撕扯着。

    “五弟真是不小心。”刁三爷走过来,居高临下看着沙地上的一双人。

    宋锦瑶强忍着头晕,咬牙站起,手臂用力扶着梅桓站起,纤瘦的身躯整着抗住他的重量:“他没事。”

    倔强的留下这句话,她手揽上梅桓的腰,让他手臂搭靠在自己肩上,那样依偎着前行。

    梅桓机械的迈着脚步,脸颊边是宋锦瑶扬起的发丝,他发觉她在发抖,以至于想摸上藏在靴筒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沙漠黑蛇剧毒无比,没有解药必死无疑。”身后,刁三爷的声音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见人不理,刁三爷手臂一抬,海东青振翅而非,直扑去那片草丛。

    鹰隼视力极佳,即便是黑夜也不妨碍它捕食,藏在草丛中的黑蛇被它用利爪穿透,蛇身扭曲的缠着。

    宋锦瑶不停,执着的带着梅桓往前走,她试到身上的重量越来越重,人的气息越来越弱,心中前所未有的惊恐。

    她为他而来,是想带一个完整的他回去,现在这样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而身后几步远,刁三爷像鬼魅一样跟着,脚步轻得听不到声音。

    好容易到了沙丘后的火堆旁,宋锦瑶艰难的扶着梅桓靠墙坐下,自己拿了水袋帮着他冲洗伤口。

    “瘦子,准备刀子!”宋锦瑶喊了一声,焦急中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瘦子一怔,随后明白过来,赶紧跑了过来,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。

    荒漠中的水像金子一样珍贵,就这样尽数用在了梅桓身上。

    “水没了?”刁三爷站定,有些可惜的道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蹲下去,手臂往宋锦瑶面前一伸。

    宋锦瑶皱眉,看着男人白皙指尖的一粒黑色药丸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他,”刁三爷语气中多了一丝怜悯,不忘多解释一句,“这是波斯国的长生药,多重的病都可以救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攥着梅桓的手,眼看那片皮肉已经开始发黑。要说能救回梅桓,她什么都会去做。

    长生药,人在生死关头,那是多大的诱惑?

    “瘦子,刀。”宋锦瑶别开脸,伸手出去,并未接受刁三爷的长生药。

    不管何时,她都记得周礼的叮嘱,不要沾上刁三爷一点儿。

    刁三爷遗憾的笑笑,也不勉强,将那粒药丸收回:“那还是我留着自己用好了。”

    瘦子连忙递上一把锋利的小刀,面色无比紧张:“小五爷?”

    事不宜迟,宋锦瑶接着火光,用刀子在梅桓手腕的伤口处划出一个“十”字。后面就是往外面挤血,一回又一回。

    刁三爷背靠上冰凉的沙丘,眼中生出奇怪的光芒:“你觉得他会活?”

    宋锦瑶不听,专注着自己的事。方才已经吸过伤口,现在又放了毒血,她已经精疲力尽。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