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93章 正文完 第(2/4)分页

看看桌对面的徐珏,“你就抽空去见一见?”

    徐珏挑挑眉,想也不想:“没有空,现在我非常忙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冯依依一脸不信,徐珏头微抬解释着:“真的忙,永王倒下之后,跟着他的那批人都得细查。偏巧守备营现在和顺天府绑在一块儿,要给他们跑腿儿。”

    这些,冯依依自然知道。永王倒下,藏在底下的无数案子浮出水面,大的小的,怕是真要查上一年才行。

    但是晏帝显然不会真的等上一年,他想让天下看看,大盛朝是在谁手中,那些想谋逆之人的下场。

    一杯鸩酒便是最后的体面,既是这样,死后也还要被曝尸城墙,满族全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写信让婶婶来京城。”冯依依干脆半是威胁道。

    徐珏不为所动,低头悠闲喝着茶水:“小丫头心事真多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有了动静,一只大手掀开门帘,从外头进来。来人身材高大,披着厚实的灰布棉袄,头上扣这个棉毡帽。

    正是关语堂,腋下夹了一个箱子,双手不停搓着:“京城的冬天真冷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”冯依依起身迎上前,还差着两步,就试到人身上的那股子凉气,“生了火,你过去暖暖。”

    关语堂同徐珏打了个招呼,便坐去桌前攥上一盏热茶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,徐珏还有公务便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桃桃已经睡着,关语堂没捞着看。

    火炉上支着一把铜壶,里面的水开了,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儿,顶着盖子不停跳动。

    冯依依将水壶提下,随后冲了一壶新茶。

    “往年这样冷,大哥跑船怎么办?”冯依依问,眼睫微垂,朦胧在一片水汽中。

    关语堂放下茶盏,身体里暖了些:“能怎么办,还得干,大不了多穿点。像他们关外那种狼皮棉袄,套在里面挡寒气很是管用,忙活起来也不算冷。就是怕刮风,北方的冷风,能把你的耳朵冻掉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噗嗤笑了声,坐回凳子上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去帮着老爹干点事儿,天冷劝他回来,就是不听,脾气犟的厉害。”关语堂道,“不过那些人也怪可怜的,我看有的神智都不清。”

    关语堂说的那些人是从王府地宫里解救出来的人,被安置在官府准备的宅子里,登记,查询。

    有亲人来认领的,剩下的那些没了去处。

    冯宏达想要帮助那些人,想回家的他帮着出盘缠,没有家的,便想给人也安排一个去处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的私矿案子,他从中出了不少力,加之当年是被诓骗去的,因此并没有收到多大责罚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多月,当初轰轰烈烈的三案过去,虽然艰难,但是京城底下的毒瘤被铲除。避免不了会动荡两日,但是后面就会顺当起来,底下的怪风气再不会有,也不会有人从哪位母亲的怀里抢走幼儿。

    百姓拍手称快,各处的说书先生将娄诏的事迹讲遍。当官的好不好?百姓心里最有数。

    “大哥要不要在这边过完年再回去?”冯依依问。

    想着以往两次年节,都是在辛城关宅过的,今年留关语堂一个人,实在有些孤单。

    “不了,”关语堂摆摆手,心里知道冯依依的意思,“我在这边等着你嫁人,等着带些喜饼回去分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带来的小箱子往桌中央一推,方方正正的托盘一般大小,上头扣着一枚锁扣。

    冯依依拍拍箱子,抬头看关语堂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关语堂长臂一伸,打开箱盖:“你的蚌池进项,莫先生给你算好了,还想问你要不要再盘几个池子?”

    只觉眼前一亮,花梨木箱子里装了多半箱珍珠,颗颗大粒圆润,散发着柔柔亮光。

    箱子一角叠着厚厚一沓子银票。

    “小妹眼光真不错,”关语堂颇有一番自豪,“你选的那池子,出来的珠子又大又圆,颗颗精品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瞪大眼睛,把箱子拖到眼前来,拿出那一沓碍眼的银票,将双手伸进珍珠里面,一直没到手腕。

    滑润的珠子在指间擦过,那感觉无法言喻。这就是她一直费心打理的蚌池,最后给她的回馈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倒都像是她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都是蚌池里出来的?”冯依依问。

    关语堂瞅了眼箱子,慢慢喝口茶:“也有后来我帮你寻来的一些,别人家出的不错的珠子,我就收了过来,装着一箱子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感觉自己很富有。”冯依依眯着眼睛笑,简单的没有杂质,全是满足。

    关语堂被逗乐,笑着道:“小妹一直很富有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那些人称之为俗物的钱财资产,还是冯依依收获的情意,哪一方面,这个姑娘都是最富有的。而她也真的很知足,简单开心。

    冯依依低头看箱子,手掌心里摊满珠子,粉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