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0章 梅桓(一) 第(1/4)分页

    明明已是四月, 铜门关外依旧一片荒芜,放眼望去,苍凉的戈壁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粗拉拉的北风夹着砂砾席卷而来, 整片天空渲染成了沉闷的黄色。

    春天似乎忘记了这块地方,吝啬得不想填一点绿色。

    两匹马自风沙中而来,马上之人包裹的厚实, 只留了一双眼睛再外头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前面的马停下,一道清灵的声音从风中传来。

    手指拉下罩在脸上的青灰围巾,露出半张嫩花一样的娇颜,如玉赛雪,竟也让这恶劣地方突然有了温意。只是一双眼睛略显清冷,淡淡扫着下方的土狼沟, 那里,风沙中隐藏着几间屋舍。

    “梅公子为何会选在这儿?”后面的马跟上来,说话的同样是一个女子, 只是身形比先前的女子宽厚一些。

    前一个女子正是宋锦瑶,边攥着缰绳,边抬眼看看四周。

    这土狼沟正处在大盛和西番的交界处, 其实说起来就是大漠里的一处黑市, 不少肮脏的勾当都在这里交易。

    比如□□,比如贩卖奴隶, 比如逃罪藏匿,左右就是一处无法无天之地。

    梅桓已经离开铜门关将近两年,说是要出去看看。宋夫人拦不住,偏得宋衡说男儿该出去闯荡,要有狼性,给了一匹马一包干粮, 就将梅桓踢出了铜门关。

    记得那少年走的时候也才十四岁,身形干干瘦瘦的,一张稚气脸上满是不在乎。

    如今梅桓捎信说要回来,见面的地方正是土狼沟。

    宋锦瑶也不知他为何会选在这处地方?

    宋越泽要去北边巡防,所以就由她过来接应梅桓。

    土狼沟是一条不算长的街,从头走到尾也就百丈长短。可就是这短短的街,藏着不少亡命之徒,哪怕是缩在墙角的乞丐,说不定也有一套杀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街中央是一间客栈,土坯垒成的房子,简简单单两层。

    伙计面无表情的牵着两匹马拴进后院,顺手从宋锦瑶手里接过几个铜板。

    “荆玫,咱们进去吧。”宋锦瑶往那低矮的店门走去,一身粗衣早将她的女子身形掩住。

    荆玫上前一步拦住,总觉得不放心:“姑娘,这地方到底险恶,要不从长计议?”

    宋锦瑶将围巾缠了两道,只露出眼睛:“已经来了,就等着阿桓吧。”

    这地方虽说是非多,但是有一套不在此打杀的规矩,通常只做为一个交易的黑市。

    来这儿的人也就默认了这个规矩,只谈买卖,别的恩怨全都留到出去解决。每逢双月,十五,十六,十七,这三日就是土狼沟的集日,可以雇杀手,买奴隶,这里不谈王法,只认银钱。

    刚好,今日就是四月十四。

    宋锦瑶率先走进客栈,一股混杂的气味扑面而来,耳边尽是些男人酒醉吆喝声。

    同样,里面的人也瞬间警觉起来,看着走进来的两个矮瘦男子。

    在外行走的多是干着刀口舔血的生活,见着两人瘦弱,那些人落在家伙上的手便松开了。

    宋锦瑶迈步毫不胆怯,径直穿过那些歪七扭八的人,跟掌柜要了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二层倒算清净,只是房间矮小昏暗,隔壁说了什么,这边听得一清二楚。那斑驳的窗户也不牢靠,大概手一用劲儿,就能拆下来。

    荆玫关好门,练武之人的习惯总是谨慎小心,站在那儿听了一番,确认没有状况,才走到里面。

    宋锦瑶卸下繁琐的伪装,露出轻巧的身姿,一声合体的青色劲装,衬得腰身玲珑有致。

    “明日是十五,可能过会儿来土狼沟的人会更多。”荆玫谨慎的开了一条窗缝看出去,“姑娘接了梅公子,还是尽早离开为妙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抬脚踩上凳子,一把锋利匕首从靴筒里抽出,手里利索的转了一个花:“你说阿桓现在什么样子?我记得他才到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指指自己的肩膀,颇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梅公子?大约会长高不少。”荆玫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当初在宋家的时候,梅桓又瘦又小,几年都不见长个子,但要说只到宋锦瑶肩头,倒也没那么夸张,两人差半个头罢了。

    宋锦瑶对梅桓的样子已经模糊,只知道那孩子是宋衡捡回来的,三四岁,满身的伤痕。

    还记得,当时心软的宋夫人哭得差点儿背过气去,抱着梅桓直道可怜的孩子,生怕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那孩子求生信念真的强,药多苦,身上多疼,都不会出声,也不会掉泪,好像身上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“大哥离这边有多远?”宋锦瑶问,手指捏着床上那脏兮兮的被褥皱了秀眉,随即扔回到床里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想要干净床铺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荆玫关好窗扇,心里盘算几下:“若说快的话,也得一日的路程。这边地形复杂,极易迷失。”

    这点宋锦瑶知道,就是因为四周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