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2章 梅桓(三)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高大的沙丘遮住半面残阳, 昏红的光线洒在这片隔壁。

    一截枯死的胡杨倒下,横亘在地上。这是一种奇怪的树木,即便枯死也会久久不腐, 像是在执着着什么。

    宋锦瑶停步,轻风撩动着额前的碎发,望去前面, 林子边缘是一小处水潭。马儿们低下脖颈,舔喝着潭中清水。

    难得,在这荒漠深处,还有这样的休憩点,让人不至于生出绝望。

    梅桓站在宋锦瑶身后三步外,手里摇着一截树枝:“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 ”宋锦瑶回头看一眼梅桓,声音清清淡淡,“我想去看看我家小弟现在过得怎样?等看过, 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梅桓扔掉树枝,几步上前,坐上那截枯木, 一条腿支起踩上木枝, 歪着脸看着宋锦瑶笑:“阿姐,还想像小时候那样糊弄我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?”宋锦瑶低头, 对上少年看似清澈的眼睛,里面分明藏着桀骜。

    或许是吧?梅桓不是一个安静的孩子,甚至有时候的做法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,他抓到一只鸟,然后一根根的拔掉它双翅的羽毛,盯着那鸟儿在地上乱蹦。然后他喃喃道了声:“这飞不动了吗?”

    每每, 宋锦瑶会过去牵着梅桓站起,给他擦干净手,与他说厨子做了好吃的,哄他放掉那些动物。

    “阿姐真要跟着我走?那可是去匪寨。他们要是知道你的身份,你想过?”梅桓不再劝说,而是说明利害。

    宋锦瑶双手往后一背,轻轻一声: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”梅桓语气一顿,“你可能会一辈子都出不来,回不去宋家。青虎帮规矩,有进无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弟专门告知。”宋锦瑶笑笑,就看见梅桓眼中滑过什么。

    好像看到以前孩子的影子,宋锦瑶忍不住伸手过去,摸摸梅桓的头顶,像小时候那样。

    梅桓脸色一变,下意识抬手挡开。

    从枯木上站起,他的身高优势当即显现,便已经比宋锦瑶高出一头多。

    “阿桓,”宋锦瑶不由后退一步,微微仰脸,“长大了怎么就不可爱了?”

    突然,沙丘上下来几匹快马,离弦箭一样直朝胡杨林而来。

    梅桓皱眉,嘴角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小五爷,是刁三爷的人。”莘喇跑过来道了声,大掌下意识就摸上腰间鬼头刀。

    梅桓往前两步,本还带笑的眉眼添上一抹凌厉。

    几人从马上下来,在那群少女面前停下,有人甚至安耐不住,想要动手,被梅桓的看守拦住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朝梅桓走过来,双手意思般的拱了拱:“小五爷。”

    梅桓瞬间掩下冰冷,换上一张笑脸:“边虎,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三爷听说小五爷得了一批货相当不错,”叫边虎的男人扒下脸上面巾,特意往宋锦瑶身上打量,“想着,是否分一半过去?”

    边虎有一张可怕的脸,深深刀疤从额头斜划到耳边,狰狞如厉鬼,偏得那露骨的眼神更加让人不适。

    相对于一旁莘喇的恼火,梅桓倒是十分平静,挑了挑眉头:“如何分?”

    边虎脸上难掩得意,甚至觉得一半太少:“咱三爷要做寿,小五爷何不把这些货当成寿礼?”

    这同明抢已无分别,寿礼不过是随便编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见梅桓不说话,莘喇急得要命,连远处的那些沙匪也俱往这儿看过来。

    边虎见此更加嚣张,难看的脸奇怪笑着:“刁三爷那边势力大,以后肯定会好好照顾小五爷的。”

    也不怪边虎如此嚣张,青虎帮的刁三爷行事狠辣,手下沙匪众多,但凡出手从不留活口,大漠中人送了一个绰号“刁阎罗”。

    梅桓是从去年才开始出头掌权,手下多是后来收编的零散沙匪,势力自然不能同刁三爷相比。

    “不早了,我这先把人带回去了。”边虎说着,眼睛却垂涎的黏在宋锦瑶身上。

    大漠的女人是没有这种姿色的,单看露出的半张脸,已知是绝色美人。

    那边,刁三爷的人已经开始动手,拉着马车掉头。

    边虎笑笑,径直朝宋锦瑶走过去,伸手就去抓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宋锦瑶皱眉,偏也就站着不动,隐藏一身本事,任那只恶心的手扯上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跟着梅桓的沙匪纷纷围拢上来,本是他们得来的女人,就这样眼睁睁的被刁三爷那边抢走,心里当然不甘。

    边虎可不怕,仗着刁三爷的人强马壮,简直是横着走。一抓扯住宋锦瑶就往林子外拖,眼中轻蔑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,做什么小五爷?浪得虚名罢了。

    边虎转头对梅桓笑笑,完全就是挑衅的道:“谢小五爷的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整片胡杨林里传开边虎的惨叫,惊得饮水马儿竖起耳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