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4章 梅桓(五)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刁三爷身下一匹黑色骏马, 仿佛是感受到主人的心绪波动,暴躁的喷着响鼻儿,铁蹄踢踏着土地。

    “路过, 便过来看看五弟。”阴冷的声调从那深深地兜帽中传出,好像幽魅垂死之语,让人不由发凉。

    相比, 梅桓一身利索衣裳,满是少年的活力:“三哥挂念,不知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刁三爷微微侧脸,看去山坡上的那片灌木,嗯了声:“去大哥那儿,想与五弟搭伙前行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望, 梅桓始终身板挺直:“怕是不行,我寨子里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,”刁三爷开口, 抬头看着这片险峻山峦,“五弟寨中可有三哥的一处地方下榻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梅桓脸色不变,眼睛微不可觉得眯了下, “只不过寨中不如三哥处宽敞, 怕是这些弟兄没办法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就依五弟。”刁三爷说话不急不慢, 肩膀轻轻一动,那只猛禽海东青便拍打着翅膀飞起,在他的人马上空盘旋。

    说着,刁三爷从马上下来,拖着黑色披风一步步走向梅桓。

    山坡灌木后,宋锦瑶看着这一切。从那刁三爷的架势来看, 怎么都不像是路过。而且绝口不提胡杨林之事,越看越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莘喇往前一站,挡在宋锦瑶前面:“瑶姑娘先回寨子,这两日你们最好别出来,等送走这尊瘟神。”

    “瘟神?”宋锦瑶蹲在树下,揪起一朵野花,遥遥看着梅桓领着那刁三爷往寨门进去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见到刁三爷,这个人在大漠上很诡秘,一般不会现身,现身也会带着一张阎罗面具,据说他那张脸整个毁掉,相当骇人。

    梅桓整日和这样的人打交道,怎么可能不变坏?

    这边,梅桓带着刁三爷进到寨子。

    方才还摆满战利品的校场上此时空空如也,地上只留下两道轮椅的压痕。

    “五弟这儿只是好地方。”兜帽下露出刁三爷的下颌,薄薄的嘴唇勾起弯弯弧度,“要不是赶着去大哥那儿,真想在这里住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熟络的话语,好像两人之间有着深厚的兄弟情。

    梅桓与人并排而立,不在意的笑笑:“三哥想来的话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五弟为人就是爽快,到时候我做寿你可一定得到场。”刁三爷笑笑,抬起手揉揉自己的额角,“一路上风大,我这身子骨儿真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梅桓手臂往左面一指,道:“三哥可去休息,我这边交代好,明日就与你一同上路。”

    刁三爷低低嗯了声,手臂一抬,那只海东青便轻巧落上,一双尖利的眼睛四下看着。

    随后,刁三爷缓缓拖着步子往房里走,看那样子真是像他自己所说,身子骨很差。

    眼看那罩着一身黑的人进了厢房,宋锦瑶跑过来:“阿桓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不待宋锦瑶讲完,梅桓先是伸手拽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绕过寨子,两人到了山崖下的僻静处。

    梅桓脸上笑容早已敛去,清澈星目落上一层朦胧:“阿姐,刁三不是好人,你别去前面。送你回去可能要晚两日,我先处理好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跟他一起上路?”宋锦瑶问。

    她是知道三座寨子分散在各处,有时会单独行动,大买卖也会彼此协作。是以,不管是盛朝还是西番,对青虎帮都是极为头疼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梅桓点头,选了这条路,就是要和各种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不能因为刁三爷危险,就选择避之;反而梅桓若选择退让,刁三爷那种人必会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宋锦瑶也看出来,梅桓有时候定下主意就不会改变。不再是以前那个孩子,而是长成了会自己拿主意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他没安好心。”宋锦瑶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若只是来看看,后面一路同行,怎会带来这么多人?这个刁三爷甚至都不想遮掩他的用心。

    同时,宋锦瑶心中更加担忧。大漠中人皆是惧怕刁三爷,一来是因为他的心狠手辣,但凡出手就不留活口;还有一桩就是他手里有一种神药,能控制人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看进宋锦瑶认真的眼神中,梅桓心中某处一软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因着刁三爷的突然到来,寨子没了往日的清净,不少人起了戒备之心。

    论人马,梅桓这边比不过刁三爷,但是这里是他们的地方,占尽地理优势。虽说同属青虎帮,但到底还是分得清楚。

    夜里,从山上往下看去,就见着荒原上那一片片的篝火。

    寨子聚义厅中,正摆着宴席为刁三爷洗尘,双方的头领相互间敬着酒,还算平和。

    外面一处平坦的高坡上,宋锦瑶坐上石头,仰望着星空,这里看着竟觉得离天很近。

    “山上夜里冷,你不多穿些?”周礼坐着轮椅,在一棵黑松下,身子被黑暗笼罩。

    宋锦瑶不由往周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