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3章 梅桓(四)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西坡的那间新房很快建好, 在梅桓带着沙匪干完一票大买卖回来时,已经定下一个女子的亲事。

    他从不勉强人,一切要自愿才行。

    寨子里有几个烧饭的婆子, 是沙匪的老娘,会从中说和。

    如今世道艰难,对女人格外严苛。就算梅桓现在发话放人离开, 恐怕要换做那些女子犹豫。

    出去了能去哪儿?回家后家人会否接受?身上的奴隶印记会跟着一辈子,有几个人拿她们当人看?

    虽说身在匪寨,但是她们到底不曾被强迫残害。真说起来,要是当初被别人买走,指不定过得还不如现在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婆子就为自己的儿子说和了一个姑娘,得到了西坡的第一间新房。

    这里做事总是很快, 没有那么多世俗礼节,又是定亲,又是彩礼。定下, 便是直接成亲。

    前头院子闹腾的厉害,后边土房里的女子们时不时往外看去,夜晚的院子一片灯火。她们中的一人, 决定留在这里, 而她们也有着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宋锦瑶坐在门外的木椅上,看着前方空地上那些东倒西歪的沙匪, 一个个的喝得烂醉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很像宋家军的那些将士们,喜欢围在一起说笑吹嘘,打打闹闹,一人有事齐手帮忙。只不过就是所处的环境和立场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身后屋里,梅桓和周先生在谈论什么, 已经有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夜里冷清,不多时屋门开了,周先生转着轮椅从屋里出来,后面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双手推着。

    “瑶姑娘进去吧。”周先生笑笑,手里摇着一把白羽扇,身上难掩的书卷气。

    宋锦瑶站起来点点头,帮着把轮椅往前推了推:“先生慢些。”

    这位周先生名为周礼,四十岁左右,据说学问不小,可惜双腿俱残,是梅桓当初从刁三爷手中救下来的,后面便一直跟着他。

    可以说,周礼就是梅桓的军师,辅佐他出一些计谋。每次梅桓出去,两人便会在一起商议。

    送走周礼,宋锦瑶进去屋中,随手将带来的包袱扔在墙边椅子上。

    烛火微光,暖着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梅桓正站在桌前,松着脖间的盘扣,是一套南盛的圆领袍,喜气的酱红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宋锦瑶随手将门关上,轻巧走到梅桓对面,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,皱皱眉道,“你才多大就学人家喝酒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帮他解着盘扣,皙白的指尖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梅桓脖间一松,脸颊浅浅发红,垂眸就见着宋锦瑶微扇的蜷睫,以及藏在之下的明眸,淡淡的清冷,让人产生不敢亵渎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不小了,已经十六。”他提了下自己的年龄,腹中却翻滚着不适,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不想让别人看出,梅桓脸上一派松快,嘴边还带有调皮的笑。

    宋锦瑶抬眸扫了人一眼,那双手干脆抬起捂上梅桓的脸,果然试到微微烫意:“十六了还脸红?”

    “你?”梅桓像受到惊吓一样,脚步往后一退挣开。

    动作太急而撞到桌子,上面的壶盏差点摔下地去。完全没了在兄弟们架势。

    “阿桓,你躲什么?”宋锦瑶被这一幕逗笑,眯了一双眼睛,就见着少年的脸越发红起来,阴沉着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梅桓站直身子,脸别去一旁轻咳两声:“我可没躲。”

    腹中不适越发厉害,绞着他的肠子,用力强咬牙忍住,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,”宋锦瑶手里捏着一粒药丸,送到梅桓面前,“解酒丸。”

    在宋家军营时,将士们围在一起喝酒,那时候年仅十三的梅桓也跟着试过,后来醉的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宋锦瑶那时就知道,他不善喝酒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从周先生房里拿来的,没人知道。”她干脆给梅桓塞进手里,“小孩子家的,逞什么强?”

    梅桓看着手心里的黑色丹丸,明朗的眼睛染着一圈艳红。不知为何,方才压下的疼痛重新翻卷而来,潮水一样想把他打趴下。

    别人都说他好像没有痛感,可现在真的很疼。

    “谢谢阿姐。”梅桓对宋锦瑶笑得灿烂,轻松将那粒药丸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外面还是一片吆喝声,明明一个人娶亲,却好像个个都是新郎,喝得比谁都多。

    宋锦瑶把倒在桌上的碗盏摆正,布巾拭去洒出的茶水:“大哥成亲,你会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?”梅桓脸上闪过微怔,“这是喜事,我不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骑射都是大哥教的吧?”宋锦瑶拖了凳子在桌边坐下,“我看你在管理寨子兄弟的时候,也用的宋家那套。”

    梅桓跟着坐到宋锦瑶对面,左臂搭上桌沿:“阿姐放心,宋家与我有救命养育之恩,有生之年我都不会与宋家为敌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半垂眼帘,手里转着一只茶盏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