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3章 梅桓(四) 第(2/3)分页

:“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”梅桓语气坚定,“我会往东面去,离开宋家的范围。”

    见宋锦瑶再说话,梅桓又道:“你收拾下,我过些日子要去东面,顺便让人送你回铜门关。算的没错,应该在路上就会碰到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我回去把你的位置说出来?”宋锦瑶问。

    放虎归山乃兵家大忌,她不信梅桓不知道。当初进来时也曾明言,不会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梅桓腹中绞疼稍缓,单手托腮看宋锦瑶,不说话。

    室内陷入安静,和外面对比鲜明。宋锦瑶笑了笑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梅桓脸上没了笑,藏在鬓间的冷汗滑落下来。脸庞褪去绯红,染上苍白,眼中明晃晃的浮出狠戾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,攥在手里的碗盏被捏碎成片,从掌心里滑落。

    梅桓拍拍手站起来,视线落在墙边椅子上,那里躺着的包袱正是方才宋锦瑶带来的。

    手一伸,梅桓提了包袱走进自己的卧房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打开的时候,他从里面提出一件衫子,墨青色,男式长袍窄袖,稍薄的衣料适合渐渐转暖的天气。

    看那粗拉拉的针脚,梅桓能猜到是出自宋锦瑶之手。

    他仔细将衣衫折叠好,重新放回包袱中。

    应当就是给他的吧?。

    又是一日,五月的阳光相当刺眼,湛蓝天空中翱翔着几只鹰隼。

    寨门大开,一车车的战利品推进来,沙匪们难掩兴奋,即便身上挂着伤口,依旧大声庆贺。

    看得出,出去这三五日,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寨子东面的山沟里,女人们在水中浆洗衣裳,闻听呼喊声纷纷站起来张望。

    这里待她们其实不错,吃的住的不受委屈,回来的战利品,会把些女儿家要用的全给她们。

    渐渐地,她们对这里也就没有一开始的抵触。

    寨中央的校场上,周先生正在论功行赏,手中羽扇轻摇,脸上一片温润和气。身旁小童念着名字,童音清亮。

    相对于寨子里的热火朝天,山底下的水潭边就安静许多。

    雪山上的水流淌下来,蜿蜒的在山脚下汇成了一片潭水,碧绿清澈。

    暖阳照耀,水草开始葱茏,偶尔有彩蝶翩飞而过。

    宋锦瑶坐在水边,伸手进潭水,依旧能试到雪水的冰凉。

    “阿姐,给你的。”梅桓纵身一跳,从河对岸一跃过来,顺势坐在宋锦瑶旁边,手递了过去给她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宋锦瑶眉头一蹙,接过那小巧精致的盒子,淡淡的香气就往鼻子里钻。

    是一盒香脂,精细的青花缠藤瓷盒。

    梅桓长腿支起,踏在水中凸出的石头上,脸上尤带汗珠:“瘦子说这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的?”宋锦瑶手心掂着瓷盒,殷红的嘴角翘起,“你觉得我需要这个?”

    闻言,梅桓转过脸打量着宋锦瑶,见她笑得好看,像极峭壁上的山茶花:“好像的确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天生一副江南女子的细腻皮肤,根本用不上胭脂水粉,无需多去打理,已是芙蓉国色。

    “留着给你将来娘子吧。”宋锦瑶没好气的将瓷盒扔回给梅桓。

    看着淙淙流水,想着刚来的时候,这山峦还是一片颓败之色,转眼已经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宋锦瑶发觉自己已经在这寨子里呆了一个多月,和梅桓倒是回到了以前的熟络,但是劝他回去却丝毫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纳闷,这小子怎么就油盐不进?

    梅桓不知道宋锦瑶心中想什么,干脆打开那瓷盒,就见到了里面的末香,细粉腻滑如雪,浅浅泛粉。

    “阿桓,跟我回铜门关可好?”宋锦瑶问,这句话几乎每次见梅桓她都会问。

    这次和之前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,梅桓笑着摇头:“说过,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从宋锦瑶的话中,梅桓也能听得出,她应该是想回去了,毕竟留在这里的日子不短,她肯定想家。

    说到底,宋锦瑶是官家千金,有家有父母兄长疼爱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去?”宋锦瑶站起来,居高临下看着。

    梅桓仰脸,笑着对上宋锦瑶的双眼:“我去东面的时候,带你出去,派人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宋锦瑶也不说话,弯下腰从梅桓手里重新拿回粉盒,垂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梅桓手里一轻,想着也许是宋锦瑶想通了,又道:“你回去以后,就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只见面前一团白雾袭来,整个洒在身上,梅桓下意识抬手去挡。

    一整盒末香砸在梅桓身上,紧接着宋锦瑶拿手狠敲了他脑袋一下,气呼呼道:“你小子厉害,我还真不信,你就一点也不想回去?”

    “咳咳,阿姐?”梅桓哭笑不得,看着满身的粉末,呛进鼻子打了好几个喷嚏,“成,别在兄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