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106章 梅桓(七)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初晨的清凉, 宋锦瑶背对着阳光,那群向这边而来的人马足足几十号人,看那架势必是沙匪无疑。

    莘喇和瘦子俱是紧张起来, 多年的荒漠征战,不管是什么都会让他们绷紧神经。

    只是,若来的是刁三爷的人, 他们洛凌山几人必会葬身在此,或者一路走来全是在刁三爷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宋锦瑶从马上跳下,跑到梅桓的马下,依旧使不上力的手拽上马缰。再看梅桓那只被蛇咬的手腕,此刻又开始发黑,隐隐见着往手臂蔓延。

    沙漠黑蛇的毒性到底太强, 必须要有解药。

    前方,刁三爷高坐马上,一身黑袍沐浴在晨光中, 将他的阴冷镀上一层光圈,看不出他脸上的笑是冷是暖。

    “五弟可还坚持得住?”刁三爷清清淡淡问了声。

    宋锦瑶靠在梅桓的腿边,手中攥着他冰凉的腕子, 另只手不由偷着伸去自己的靴筒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刁三爷的身手到底如何, 可是干等着就是死,倒不如拼上一把, 趁着那些人还未上来。

    莘喇和瘦子之间也是相互对视一眼,默契让他们明白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等死,自来不是他们洛凌山的作风。

    宋锦瑶回头,看去瘦子,用口型对他说:“回去报信儿。”

    不能所有人全部死在这儿,总要选一个人冲出去, 至少回去告知周礼,保住洛凌山。

    瘦子皱眉点头,此时不是纠结犹豫的时候,他身形最轻,且没有受伤,应该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定下这些,宋锦瑶再看去前面时,清澈眼中变得坦然。

    她是宋家的女儿,将门出身,宋家军男儿将士可以战死疆场,女儿家同样不惧。

    刁三爷悠哉骑马前行,宽大的黑袍在风中招展开来。

    宋锦瑶伸手握上梅桓的那张弯弓,箭筒就在马鞍后。她算着,刁三爷至今还在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从箭筒里抽出一只羽箭,她发干的嘴唇抿了下。

    忽的,一只手抓上宋锦瑶手腕,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“阿姐,别动。”梅桓伏在马背上一动不动,用最细微的声音只有两人能听见。

    宋锦瑶呼吸一窒,定定的看着梅桓微动的唇角合上,又回复了之前的样子,昏睡不醒,他的手也瞬时松开。

    “小姑……兄弟,怎么不走了?”不知为何,刁三爷打马折了回来,就停在最先前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只海东青从空中俯冲下来,张开尖利的爪子,最后稳稳落在刁三爷肩上。

    “是龙爷的人!”瘦子大喊一声,难掩兴奋的挥舞着手中弯刀,嘴里嗷嗷怪叫。

    闻言,宋锦瑶眯眼望过去,见着荒原上泛起的沙尘中,高高擎着一面黑色旌旗,上头一个大大的“龙”字。

    所有人松了一口气,静静等着那群人接近。

    刁三爷一如即往,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宋锦瑶没想到,她身为宋家人有朝一日能进到青虎帮的老巢,那个大盛和西番都在竭力寻找的沙匪老穴。

    是在荒漠深处,穿过那些迷宫一样的山丘,一座土石建成的堡垒,与着周围完全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别说这里根本不会来人,就是有人经过也极难看出,表面上,那堡垒就是一座大的土丘。

    梅桓住进一间屋子,一名异族的医师过来帮他治伤。

    宋锦瑶一直跟在旁边,悉心照顾着梅桓。得知他蛇毒已解终于放了心,想着休养过这几日,人就会好起来。

    医师叮嘱,现在给梅桓用了药,他便不能过多活动,避免残余的蛇毒扩散蔓延,最好就是静躺。

    宋锦瑶连连点头,只要人救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送走医师,宋锦瑶关门转身,就见着梅桓坐在床上倚着墙,一双眼睛看着她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宋锦瑶没好气道了声,“要不是你现在有伤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梅桓嘴角漾起一线笑意,清俊脸上瞬间变得灿烂:“救我还打我,阿姐到底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孤寂的心中生出久违的温暖,他不会忘记她不顾一切的为他吸出蛇毒,一面架着他走,一面谨慎提防着刁三爷。

    她也只是个姑娘,才比他大不到两岁而已,也该是需要保护的那个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想回头,可她就是不放弃,要将他拉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打吗?”宋锦瑶单手摁在床边,身子往前倾对上梅桓一张脸,对他晃晃自己的拳头,“我是你姐,别人不可以欺负你,但是我可以揍你,不信你试试?”

    两人离着近,梅桓能看见宋锦瑶白玉无瑕的脖颈,嘴里说着凶巴巴的话,然而眼底里藏着的是最软的温柔。

    刀子嘴豆腐心,也许说的就是她吧。

    梅桓扯开嘴角笑笑: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虽然到了青虎帮老巢,但是梅桓并不想让宋锦瑶出去走动。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