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90章 第九十章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冷夜深寂, 长长巷子又窄又暗,两边高高的院墙冰冷耸立,像是天神扔下的釜刃。

    冯依依跑着, 累赘的衣裙缠在腿上,几番提起来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,谁家院里的狗不安狂吠几声。

    眼下情形证实了冯依依的想法, 护送她回府的这几个家仆并不是好人。此时也不是想到底是谁想对她下毒手的时候,眼看后面人就会追上来。

    冯依依不熟悉京城的街道,加上是黑夜,简直找不到一点前路。

    不敢贸然去敲人家的门,会暴露自己不说,谁又能保证那家人会伸手相帮?乱世, 总是要自己想办法。

    冯依依跑不动,闪身躲进旁边的一丛矮木。

    深秋的草木大都凋零,这丛矮木亦是, 杂乱的枝子伸展着,团团滚滚簇拥在墙边。不过已经够遮挡冯依依,身子纤细, 紧缩着蹲下去, 实在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后面人追来,冯依依屏住呼吸, 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那人瞅了眼矮木,似乎觉得冯依依不会停下来躲藏,所以继续往深巷中追去。

    冯依依听着脚步声远离,死咬着嘴唇,轻手轻脚从矮木后出来,然后往来时的路跑回去。

    她听着自己紊乱的呼吸, 两条腿想要快跑,可就像是灌满了铅一样,总觉得永远也跑不出去。

    在离巷子口不远的地方,冯依依停下。

    已经能看见黑暗中那辆马车的朦胧一角,她不敢再动,怕那里有人等她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缩在一处墙角下,身子藏在一棵柏松后,冯依依抱着自己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果然,那几个人跑了一圈没抓到冯依依,均是回到马车旁。

    冯依依听着他们小声嘀咕咒骂,接着一串马蹄声来,那几人瞬间有些发慌,说是巡夜的守备营来了。

    几人仓皇赶着马车前行,装回成之前的良善样子。

    一听到是守备营,冯依依便等着,等机会就冲出去。

    马蹄声渐近,似乎能感觉到骏马铁蹄踩踏起的泥沙。

    冯依依动动发僵的身子,从树后挪出来,小心贴着墙面往外移,耳边更是仔细听着每一丝动静。

    把着墙边,冯依依探出半颗脑袋,黑暗中看着一队人马过来,速度不快不慢。前头马上将领一身铁甲,正在谨慎四下查看。

    冯依依深吸一口气,抬步往外迈:“我……唔!”

    不曾料,一双手突然捂上她的嘴,强大的力气从后面拖着她,重新带回深巷。

    “方才是否有什么声音?”将领问身后的士兵。

    士兵四下看看,黑夜里,家家户户都已熄灯就寝,哪有什么声音?

    “老大最近是不是太忙了?听着哪里都有动静?”士兵笑笑。

    将领神经一松,本已按在刀柄上的手拿开,重新攥上缰绳:“可不是?过去这堆乱事,老子可得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守备营的七八个将士就这样,边说边远离了这儿,没有发现掉在墙角的一只女子绣鞋。

    冯依依眼见着守备营远离,心中生出无尽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表小姐别怕,是我。”身后人开口叫着,但是手里力气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短短一瞬,冯依依以为自己听错了。这声温润的声音那么熟悉,又那么平淡,要想一想才会想到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是林晋,国公府中那个没有存在感的庶子,一直默默无言,别人吩咐他做什么,他便本本分分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冯依依停止了挣扎,好像信赖一样的深深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边不安全,我送表小姐回去。”林晋道,捂着冯依依的手轻轻一松。

    冯依依深吸几口气,攥紧手心压下心里的恐惧:“表,表哥?”

    林晋一怔,随后应了声:“是我,你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冯依依同意,带着哭腔的声音微微发颤,“我好怕。”

    林晋神情一松:“没事,呃……”

    趁着林晋放松警惕的时候,冯依依猛地从拔出匕首,转身朝着他一挥,用着梅桓教她的那样。

    那枚匕首轻巧,她知道最近京城里乱,便装在荷包中带在身上。没想到,第一次就用在了林晋身上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感觉不到诡异?林晋莫名出现在这儿,阻止她出去求助守备营,还说什么带她回去?

    冯依依不信,从被捂上嘴拖回来的那一瞬间,身后这个人就是她的敌人。梅桓说,制服敌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下手最脆弱的地方,脖颈。

    林晋脑袋垂下去,身子佝偻着倚在墙上,好像是冻在那里。

    冯依依紧紧攥着匕首,生怕因发抖而脱手。

    想要往后退,步子却迈不开,低头就见裙裾踩在林晋脚下。

    “表小姐想置我于死地?”林晋黑暗中缓缓抬头,嘴里发出桀桀地瘆人笑声,厉鬼一样瞪起一双阴森眼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