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第(2/4)分页



    而他后面半个身位的距离,是一个年轻郎君,二十出头,一身青袍,风姿绰约。

    “娄中书觉得本王的地下宫如何?”永王脸上掩不住的得意,眼瞅着高高在上的王座,同样不遮掩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娄诏停步,看着一方水池之隔,那边墙下一间铁笼,里面可不就是冯依依。

    同样,冯依依也看见了娄诏,两人视线在空中相交。

    永王笑笑,对于这种有情人之间的苦难感到刺激。别人越苦难,他心里就越疯狂。

    铁笼中,林晋仿佛看见救星,手从铁栏里伸出去挥舞着:“王爷,是我,快让人将我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隔着老远,永王无动于衷,甚至嘴角不屑一声: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不理会林晋的大呼小叫,永王在意的是身旁的娄诏。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喽啰相比,身边的可是大盛朝左相,手握半个朝堂,天下年轻文人之首。

    “娄大人想必也知道,大盛的皇位原本是本王的,后来先帝驾崩前被人迷惑,才改了人。”永王慢慢说着。

    这些假话说的就像真的,堪得上一句厚颜无耻。

    娄诏袖下拳头松开,淡淡扫了永王一眼:“事实总会被有心人掩埋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。

    “娄相识时务,”永王走到翠玉香炉旁,肥厚地大掌拍了两下炉顶,“以后辅佐本王,咱们前事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娄诏眼眸一眯:“若是不识时务呢?本官之前做了许多,王爷不少人折在我手里,还有詹世子也是我送进的顺天府。”

    永王眼眸一冷,像暗洞里毒蛇的眼睛:“不中用的人本王不要也罢,至于世子,他自己技不如人,怪谁?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立,彼此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“王爷想让本官归顺,也不必抓我夫人,这算诚意?”娄诏瞥了眼铁笼方向。

    “哪里?”永王笑笑,“娄相的夫人,本王请来后一直好好相待,你看可少过一根汗毛?再说,本王这不是太想见娄相吗?”

    娄诏眸色陡然变冷,出口话语如同裹了冰碴子:“我又怎样能信你?”

    “娄相有的选吗?”永王一步步踩着玉阶上去,“谁让夫人是你娄相的软肋呢?”

    永王登上高台,双臂一展,宽大袍袖在空中一划,人已经落座于黄金王座之上,俨然一副睥睨天下的天子架势。

    “娄相要不要来本王这边站站?看到的绝对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娄诏皱眉,下意识往铁笼看去,就见铁笼里的那道铁闸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钢铁齿轮摩擦的声音,咯吱刺耳,耳膜像被针刺着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“依依!”娄诏叫了一声,额间刹那沁出薄汗。

    笼中,林晋早已吓得瘫软在地,急得岔了声调:“王爷,我是林晋,放我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并没有用,那铁闸还是缓缓升起,里面黑豹凶残的弓起身子,露着贪婪的獠牙。

    越是大声喊叫,越是能吸引那畜生的注意。

    铁闸彻底放开,黑豹仿佛知道自己的猎物跑不掉,轻巧的迈着四爪出来,脑袋晃着,观察笼中的两人。

    后面,那铁闸又缓缓下落合上……

    京城地下排水沟。

    梅桓手里提着一盏羊角灯,透过灯光看着前面的路。与其说是路,不过就是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窄排水沟。

    里面的味道实在不必说,即便口鼻蒙着布巾也遮不住呛人味儿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这条路?”林昊焱跟在后面,手捏着鼻子。

    他是养尊处优的公府世子,何曾来过这种地方,那熏人的臭气几乎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梅桓在浑水中一顿,似是讥讽道:“世子受不了,现在回头尚且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林昊焱岂会因少年的一句话就放弃,更是觉得人似乎对他有些敌意。

    碧水村的村长走在中间,不时看着手里的图纸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觉得会在何处?”梅桓问。

    当年的京城底下排水沟是出自傅家之手,离现在有不少年岁。因为环着京城的两条主水沟像极了葫芦形状,便叫做葫芦沟,后来又慢慢改叫成福禄沟。

    永王的地下宫自然也要排水,如此娄诏想到,从地下入手,寻到地下宫。傅家在这方面有优势。

    村长手指在图纸上一点点查找,仔细看着周围有无新开的排水沟。

    这张图并不是傅家最初的那张图纸,旧图留在工部。这张图是娄诏凭着小时候的记忆,用了大半日绘制出,细细标记了大小水沟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。”村长摇头。

    地下不比地面上,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,但是按照娄诏所做的标记,应当是在永王府附近。

    林昊焱背上扛着一个麻袋,每一步行得仔细,离着梅桓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因为背上的是火.药,这可怕的玩意儿见不得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