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94章 番外一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满眼全是喜庆的红色, 桌上龙凤烛悄然摇晃,不知不觉已经燃了近一半。

    新房的每一处都极为讲究,家具物什全部是新打制而成, 充分展现了能工巧匠的本事,端正大气,十分贴合这家主人的高贵身份。

    墙角花架上, 一盆水仙开得正好,青葱的细长叶子,娇嫩的白色花瓣,在温暖的房里舒展着,像一个娇俏的妙龄姑娘。

    花香在房中淡淡散开,大红色幔帐内的香气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红色锦被奢丽靡艳, 硕大的并蒂牡丹花铺散在被面上,五彩蝶儿围绕纷飞,满是春意。

    女子娇娇趴在枕头上, 脸下枕着自己细滑的手臂,任一头青丝盖住微汗的肩头。

    冯依依缩缩脖子,想要让自己舒服一些。身下是华软的被褥, 像微温的牛奶, 让她忍不住拿膝盖蹭蹭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不适感让她皱了鼻子,不由自主轻吸一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夫人在装睡?”娄诏从后面凑过来, 手指轻轻理着那些柔滑的青丝。

    冯依依身子一僵,继而装没听见,发出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可不会再信他的话,前面吃的亏还不够?只要被拉过去,肯定又是一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娄诏料到会是这样,便也不做什么, 只是侧撑着身子,一次次摸着枕头上那颗小小的脑颅。

    “前日我听天亦道长说,这两日会下雪。”娄诏声音柔和,带着微微沙哑,“入冬来就飞过几次细雪,说是这回会下大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眼皮轻轻一动,继续装着沉睡。

    娄诏手下微顿,指尖去轻轻碰了那颗小小的耳垂:“辛城没有雪,而扶安的雪也下不大,这回你可以看到京城的雪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嘴角蠕动两下,手指轻轻抠着枕边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,”娄诏继续道,身子往前一倾,薄唇正好凑在女子小巧的耳边,“你会堆雪人吗?想不想看工匠们雕刻冰灯?”

    冯依依眼睛轻轻揭开一条缝,看见了满目红色,身后的手总会有意无意的撩到她。

    冰灯她听说过,就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工匠们将河中的厚冰取出来。那些干净的会储藏到地窖中,以备来年夏日用;另一些会被用来雕刻冰灯,年节夜给百姓来赏灯。

    最一开始的冰灯,其实是穷苦人家年节给孩子做来玩耍,后面天黑就挂在门前,再往后好像便成了习俗,朝廷会征集工匠来做冰灯,庆祝新春。

    冯依依想了想,一咬牙重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鉴于方才娄诏的说话不算话,她不想理他。明明说过放开她,可他一遍遍食言,根本不是平日中那个清冷端方的中书令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真睡了。”娄诏道了声,像是歇了要继续说话的心思,收回手去。

    冯依依神经瞬时松缓下来,脖子软软的缩起。

    没多久,身后就传来娄诏平稳的呼吸声,想来是他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冯依依动了动身子,枕在头下的手臂缩回被子里。嗓子不适的咳了两声,好像还是有些疼,也不知明早能不能缓过来。

    想着,她轻轻翻了个身,面朝外面侧躺着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与对面枕头的一张人脸面面相觑,即便帐内昏暗,她也能看到他嘴角的笑。

    合着,他也在装睡,就等着她过来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困了。”冯依依赶紧磕磕巴巴一声,心虚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可别再被他抓过去,那悬殊力气根本就像要把她给拆散掉。

    冯依依试到娄诏的手探过来,紧张的绷紧了脊背,樱唇不觉紧抿。

    只是那只手最后落在她的眉心,指尖轻轻揉着,平了冯依依的那团蹙起。

    见此,冯依依松了心弦。

    下一瞬对方手臂一卷,直接将她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话不算话。”冯依依双手慌乱推着,声音哑着。

    娄诏抓上那只软绵绵的手腕,笑了声:“我说那句话不算了?”

    天迟迟不亮,东方那片鱼肚白始终不见,只那新房中的红色,依旧顺着窗口投映出来……

    相较于昨日的晴朗,今日的天暗沉下来。云层低压,无风,竟还有那么一点怪异的暖。

    冯依依一身新衣,喜庆的红色,发髻挽得漂亮,其上缀了几根珠钗。

    珠子用的便是辛城她池子里收获的,京城首饰师傅手艺好,最初的首饰样样精致。

    因着起来晚了些,去给娄夫人请安的时候,冯依依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娄夫人是个通情达理的,自然不会在意。倒是心中感慨,经历种种,一对儿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    还要过去宋府那边,这边娄夫人只是简单说了两句。其中大部分便是交代娄诏,以后要好好待妻子。

    娄诏一一应下,人是他好不容易追回来的,自然会好好珍惜。

    马车从娄府出发,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