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99章 婚后甜甜(六) 第(1/3)分页

    在碧水村悠闲了三日, 两人回到京城。

    娄诏进了宫,说是西番那边有什么事情,晏帝叫去商量。

    冯宏达年前要回去扶安, 这两日一直在收拾准备。

    “爹,等开春回去不行吗?”冯依依帮人叠着衣裳,一件件的往箱子里摆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人要有, 可她还是忍不住挽留。

    冯宏达站在窗边,一身灰色棉袍,手里正捏着一封信在看。窗纸透进来的光,落在他半边狰狞脸上。

    闻言,他回头看看:“许多事要办,总不能全让你徐叔一个人, 我得回去帮着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叹声气,几番挽留都未成,也明白冯宏达是铁了心回去:“大哥那边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路上有语堂, 你不用担心。”冯宏达将信折起,走回来坐在床边,“再说, 娄夫人不也要跟着船一同回魏州?”

    已是腊月中旬, 娄夫人同样准备回魏州,毕竟还有娄泉的定亲要准备。熬过了最初的不适, 现在娄夫人已经适应京城的寒冷,倒也能受的住这段路途。

    冯依依合上箱盖,走去桌边倒茶,小声嘟哝:“这下可好,你们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气,”冯宏达疼爱的抬手指指冯依依, 嘴角咧开笑容,“嫁人了就不该像以前一样,要学着打理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凑到冯宏达身边,把茶水送到人的手里:“爹,你让我娘管过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娘的身子弱,家里事都是你徐婶帮助的。”冯宏达呷了口茶,脸色温柔下来,“快三年了,我该回去看看你娘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知道父亲深爱母亲。或许在别人眼里,冯宏达当年犯过大错,可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,他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爹,沈家的事怎么办?”冯依依问,说的正是前些时候徐夫人来信,为徐珏提着那家姑娘。

    或许是知道徐珏的脾气,所以徐家夫妻干脆将事情直接给了冯家父女来处理。

    冯宏达放下茶盏,皱眉思忖:“走之前的确该把这件事办下来,怎么着也得要他一个想法,老大不小的。你们这些孩子,没一个省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是怎么打算的?”冯依依问。

    “今晚爹就约沈主薄出来喝茶,到时候谈谈。”冯宏达定下主意,“前些日子也打过几次照面,人不错,行事稳当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点头:“不如我去跑一趟,送帖子过去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冯宏达同样变了许多,大约是去了心病,头疾并不像以往严重。此时也不在乎脸上伤疤,坦然示人。

    “你去?不怕将人沈家吓坏?”冯宏达笑。

    冯依依站起来,整理着袖口:“我是想和堂姐一起走走,届时她去送帖子,我顺着看看,能不能瞅到那沈姑娘一眼。”

    冯宏达笑容一僵,眼中不由黯淡几分:“寄翠这丫头也是命苦,出去走走也好,你去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一辆马车行进在路上,踢踏着蹄子踩在石板路上。

    昨日积雪已融,石缝中残留着些许冰碴子。

    冯依依新婚,身上所穿的总是偏喜气的衣裳,明亮鲜艳。以她相比,坐在车壁旁的冯寄翠就显得素淡许多。

    自从孔深被斩首柴市口后,冯寄翠算是脱离了苦海,但是到底挂上了一个寡妇的名头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冯宏达将冯寄翠接到身边来,到底是亲生的侄女儿,不忍心见人在外受磨难。

    “堂姐穿这样少,不冷吗?”冯依依问,顺手将旁边的暖手炉塞进冯寄翠手中。

    说来能够扳倒永王,冯寄翠从中做了许多,正是从孔深那里下手,宋越泽才找到了马头山水匪的寨子,挖到重要线索。

    冯寄翠捧着暖手炉,冰凉的手心有了暖意。身上一套简单的冬衣,怎么看都觉得人单薄瘦弱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嘴角扯起一个淡淡的笑:“不冷,比以前好多了。倒是你,一件小事还要跟着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笑笑,嘴角一个甜美的弯弧。知道冯寄翠这些日子都不怎么说话,大都是坐着发呆,冯宏达与冯依依俱是提着一颗心,生怕冯寄翠一个想不开。

    “正好去看看那沈家姑娘,先帮徐珏掌掌眼。”冯依依打趣着道。

    冯寄翠低着头,指肚刮着手炉上的祥云刻纹:“这是喜事。可我这不祥之人去送帖子,会否让人觉得晦气?”

    徐珏与那沈姑娘是有议亲的苗头,冯寄翠新寡,亡夫又不是个好人。之前,可没少被人戳着脊梁骨骂,这样的喜气事,她去总觉得不合适。

    这话,冯依依不爱听,便往冯寄翠身边移了移:“怎么会晦气?咱俩坐在一起,这都不好好地?”

    “依依,”冯寄翠喉咙一哽,难言的酸涩生生咽回肚子里,“还好有你,不然我真的会去……”

    冯依依靠在冯寄翠身旁,像小时候那般,两个小姑娘亲密无间:“把以前忘掉,咱想想以后。”

  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