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书架
字体:

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第(2/4)分页



    “哎哟!”梅桓捂住心口,身子痛苦一勾,“阿姐,你下手越来越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”宋锦瑶看看自己的手,疑惑着也没多大力气,“你是不是受伤了?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梅桓赶紧往后躲,嘴里忙道:“没有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一声轻咳在夜里那样明显。

    林昊焱蜷起的手搁在嘴边,看着眼前那两人说个没完,又闹又追,真是不成体统:“先离开这儿,一会儿乱起来,不保准官兵会不会搜到这边。”

    几人静下来,随后小心潜出院子。

    夜风冰冷,湿透的衣裳黏在身上,凉的刺骨,风一刮,更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他们两人现在会在哪儿?”梅桓站在街边,心中实在放心不下,想去寻找。

    相比梅桓,林昊焱到底与娄诏共过事,有些了解:“他有自己的办法,千万别添乱。”

    梅桓不语,娄诏吩咐做的他们已经做完,剩下的不让他们再插手。

    林昊焱瞥了眼沐浴在月光下的宋锦瑶,道了声:“宋小姐,不曾多准备条斗篷?”

    “阿姐,走吧,别耽搁了。”梅桓走到宋锦瑶面前,隔断林昊焱的视线,“林世子保重。”

    在街上分开,梅桓,宋锦瑶,以及碧水村的人一路回藏身处;林昊焱一路回国公府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!”冯依依大口喘气,呛进鼻子里的水现在依旧难受。

    娄诏爬上上方的一条水道,随后回身趴下,伸长手臂:“依依,上来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已经耗尽力气,手软软的搭进娄诏掌心中,后面被他包裹住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巨大的水声,就见方才两人跑出来的主道翻卷着水浪而来,几乎没过一半高的地方。

    娄诏神色一凛,半个身躯探出去,手臂猛的使力,拽着冯依依拉她上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冯依依踩到湿滑的青苔,人趴倒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在。”娄诏愈发紧了手掌,手背被利石划出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冯依依咬牙,身子往上一跳,娄诏借力,直接将她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蜷在窄小的水道中,外面轰然水浪翻过,发出可怕的轰鸣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娄诏抱住瑟瑟发抖的人,手掌轻抚她的后脑,一遍遍的安慰。

    冯依依缩在娄诏怀里,瘪瘪嘴终是抽泣两声。害怕,怎能不害怕?

    被关进那紧闭的石室,后面和黑豹一个铁笼,爆破,坍塌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娄诏言语中深深地歉意,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哭个不停,耳边是娄诏一声声的道歉。这件事并不是娄诏的错,也并不是林晋说的那样,因为她和娄诏的关系,才受此连累。

    是那些人心怀叵测。

    而娄诏并没有放弃,亲自前去地下宫救她,独自一人。

    那番情形谁想不到?但凡娄诏不顺永王的意,必然是他俩双双葬身地下宫,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放眼朝中,除了娄诏,谁还能去查永王?说不定就如十几年前的晋安候府,不但被灭,还要背上一个大罪名。

    娄诏带冯依依情绪稳下,便揽着她的腰站起。排水沟不能久留,这边呼吸不好,久了人可能会晕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里每一条水道,不会让你走丢。”娄诏说着宽慰的话,像哄孩子一样,“等出去,我带你把西城早市的吃食吃个遍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顶着一双泪眼抬头,鼻间抽搭两声。

    娄诏略显苍白的脸漾出一个笑:“热乎的油炸果子,晶莹剔透的菊花糕,甜甜的红糖番薯,还有各样的干脯,蚌干鱼干,果子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不会。”冯依依嘟哝着,浓浓的鼻音。

    “不会?”娄诏反问,“夫君说的一定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冯依依皱皱眉,盯着娄诏身上:“你这一身怎么去早市?”

    “对,”娄诏点头,想了想又道,“那就先带依依去看看京城的日出。”

    日出?冯依依关在地下两三日,太想见到外面的光明。暗无天日之时,她不是没有绝望过,但是心底总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娄诏一定会去救她。

    她爱吃,可是现在真的最想见到那一线温暖的光亮。

    福寿沟,是傅家祖上所建,娄诏按着脑海中记的那条线路走,终于走到了最终的排水口。

    背上,冯依依缩着身子枕着他的肩头,双臂环着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依依,快看。”娄诏轻轻唤了声。

    冯依依很累,迷蒙的睁开眼睛,耳边是哗哗的水声,面前一座方形的巨大出口。

    外面一片平坦的河面,旭日在水面上露了一个头,璀璨了一整片水色,亮得像铺满银子。

    “运河?”冯依依喃喃着。

    “对,”娄诏点头,看着一方碧青无垠,“福寿沟最终汇入的也是运河。”
加入书架